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知足常乐的博客

盛年不再来,一日难再晨,及时当自勉,岁月不待人

 
 
 

日志

 
 

【转载】王居士砖塔铭 唐代大书法家——敬客  

2014-12-25 11:02:4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转载】王居士砖塔铭   唐代大书法家——敬客 - 知足常乐 - 知足常乐的博客

【转载】王居士砖塔铭   唐代大书法家——敬客 - 知足常乐 - 知足常乐的博客

【转载】王居士砖塔铭   唐代大书法家——敬客 - 知足常乐 - 知足常乐的博客

【转载】王居士砖塔铭   唐代大书法家——敬客 - 知足常乐 - 知足常乐的博客



【转载】王居士砖塔铭   唐代大书法家——敬客 - 知足常乐 - 知足常乐的博客


【转载】王居士砖塔铭   唐代大书法家——敬客 - 知足常乐 - 知足常乐的博客

【转载】王居士砖塔铭   唐代大书法家——敬客 - 知足常乐 - 知足常乐的博客

【转载】王居士砖塔铭   唐代大书法家——敬客 - 知足常乐 - 知足常乐的博客



 

    《王居士砖塔铭》唐显庆三年(六五八)刻,居士姓王,讳公,字孝宽,太原晋阳人。其人笃信释氏,“观老庄如糟粕,视孔墨犹灰尘”,但未出家,七十三岁时亡故,遂从浮屠之法火化,收骸起灵塔于终南山楩梓谷。明末崇祯年间,塔铭出土于陕西西安终南山楩梓谷之百塔寺,初出土时塔铭已裂为三块(第六、七行间有纵向裂纹,成左右两块,其右块又断为上、下两块),分左上石,右下石,左半石。初拓三断本难得一见,整纸拓更稀见,故前人多不知此塔铭之行款字数。清王昶云:“此铭原齐不知高广若干几行,行几字,以槌碎拓本较之,周有边框刻大花叶,约寸许,首行末(按:当在二行末)是'颍迈'二字,以此准之当是每行十七字,字径八 分,上下占二分,则是高约二尺也,前一行是标题及撰书人姓名,铭序二百十五字,铭词四十八字,扒之当为序十三行,铭三行,总计之得十七行,行十七字。其为砖盖方二尺也。”笔者曾见过赵烈文旧藏卷子装整纸本,有何焯题跋,行款为十七行,行十七字。
    首题“大唐王居士砖塔之铭”,下刻有“上官灵芝制文,敬客书”字样,“撰文”作“制文”与同期刻于唐龙朔三年(六六三)《道因法师碑》“李俨制文”同例。有关撰者上官灵芝以及书者敬客的史料记载甚少,王昶云:“制文者上官灵芝,《唐书》上官仪有子庭芝,或是庭芝之弟兄,碑刻于显庆三年,正与庭芝同时也。书者敬客,敬客氏为河东右族,而敬客事迹无考。”清王澍云:“此铭(《李文墓志》)不著书撰 人名氏,然文特瘦削,语不烦而意足,与《王居士砖塔铭》同,疑亦是上官灵芝撰,书法瘦劲,大得褚公手意,亦与砖塔铭同,则知亦敬客所书二碑,一在显庆元年丙辰(按:《王居士砖塔铭》当刻葬在显庆三年(六五八)),一在永徽二年辛亥(按:《李文墓志》刻葬在麟德元年(六六四)),相去不过五、六年,其时同其书又同,则知的为敬客书无疑,特当时未尝下款,而敬客书名不著,故知之者鲜耳。”
    《王居士砖塔铭》原石历经坎坷,出土就断为三,继断为五,又断为七……清朱枫云:“出土时石已裂而为三。其‘大唐王居士砖塔之铭'上半截五行(按:右上石)已无存矣;其‘灵芝制文,敬客书'下半截五行(按:右下石)又裂而为四;其‘罄求彼岸'十一行双裂而为三;下截亡五十字(按:左半右)。……第碑裂为七,又亡云百二十余字,仅存者其能久乎?”王澍《虚舟题跋》中转引郃阳褚千峰言,“碑在楩梓谷,向止存后半,今已废为柱础矣”。
    有关此铭拓本的版本鉴定方法,应是依据原石的断裂先后情况来推断,它们依次为:
    一、初拓“三断本”与其后的“七断本”
    清方若云:“石明末出土,昔在西安府城南百塔寺,已裂为三。人携去后,下一小方(按:右下石)又裂为五,并上一方(按:右上石)与后一方(左半石)成七石,文尤可读。”据此可知,此铭初拓为“三断本”,继为“七断本”(左半石一,右上石一,右下石由一块碎成五块,共计残断为七块),而非世间流传的“五断本”,因此根本就尚有所谓的“五石本”。
    二、“说罄本”与其后的“小七石本”
    方氏又云:“未几上石佚(按:即右上石),自‘说罄求彼岸'等字以下十一行(按:即左半石)完好,世称‘说罄本'是也。近亦不易得,但‘说罄本'又有已断,未断之别,其十一行则依然也。”从中可知,“说罄 本”是在“七断本”的基础上再佚失“右上石”而得名,由“七石本”残佚为“六石本”(存“左半石”块,“右下石”五块)。
    方氏继云:“迨后此十一行双碎(按:左半石),间多散佚,成‘小七石本',‘小七石本'第三行‘魏'字可见(按:‘魏'字即右下石‘魏乐府歌'之'魏'字)。”“小七石本”与“说罄本”的区别在于“左半石”碎而佚,故“小七石本”又称“说罄已断本”。
    三、“小五石本”与其后的“小彼石本”
    “小七石本”继而成为“小五石本”,“左半石”佚失下半截,仅存上半截(共十一行,行十一字),上半截又断为三,成品字形(上为“说罄”小石,右下为“憔悴”石,左下为“迹往”石);右下五小石仅存二小块,残存人字又二半字。近拓“憔悴”石又裂为四,“迹往”石双泐“迹往”二字,成“小八石本”。
    以上是《王居士砖塔铭》原砖的整个裂变过程,了解残佚情况后,我们越发感到此铭初拓三断本的珍贵。过去的碑帖商人亦意识到这一点,大量翻刻仿造初拓三断本,朱枫云:“此碑盛行于世,摹临翻刻者不下十余处,较之原碑不啻霄壤。”王昶云:“此铭翻刻有二本,一为向长洲郑廷旸嵎谷临,一为吴县钱湘(襄)思赞书,皆临摹善本。郑娟秀,钱瘦劲,原刻破裂而此二本皆可宝也。余与二君善故得其详。”此多翻刻本大多笔画呆板,一字不损,较易鉴别,唯“郑廷旸本”与“钱襄本”摹刻较精,需仔细比对,简便易行的区分方法是:“原石'居士'之‘居'字下‘古'一横划细锋伸出上‘尸'撇笔外,摹刻无之,又断损处显然凿痕亦自可辨。”

此次出版的底本为上海图书馆藏原石初拓三断本。经陆恭、缪曰芑、彭翰孙、潘承厚、吴湖帆等收藏,翁方纲、李丙署端,翁方纲,吴云,褚德彝、吴湖帆题跋。共八开,册高二十九点二厘米,宽十五厘米。碑文六开,帖芯高十七点一厘米,宽九点八厘米。与《程夫人塔铭》合装一册,两种唐刻塔铭奇迹汇合实为难得。
    《程夫人塔铭》,唐文明元年(六八四)十月五日刻。楷书,十五行,行十五字,撰书人不详。石斜断为二,佚石上大角,开成第一行存八字,末行存十三字的斜角残石。石旧在陕西西安,今佚,另有翻刻数种。原石拓本稀见。此铭书法深得二王精髓,又具褚书风范,与《王居士砖塔铭》异曲同工。此清康熙拓本,钤“郃阳车氏聘监拓印”。经屠朝柱、缪曰芑、吴湖帆收藏。蒋节、方平、吴湖帆题跋,有李焕文观款。共五开,册高二十九点二厘米,宽十五厘米。碑文三开,帖芯高十八点七厘米,宽八点八厘米。今将两种唐刻塔铭珍本首次合併影印出版,以飨读者。                                          (《王居士砖塔铭附:程夫人塔铭》前言)



     敬客,唐代书家,高宗时(649-655)人。工正书,源出褚遂良,存世书迹有显庆三年(658)。事迹无考,出自河东右族。清王澍《虚舟题跋》“敬客名不显于时,然其书法特为瘦劲,大类褚公。则知唐世能书者人多,不免为巨公掩耳。”钱泳曰:“得片纸只字犹珍藏之不置者,因其秀劲有法,在欧、褚之间,故学者纷纷,遂为名碑,可见古人用笔皆有法度可寻也。”

 

    《履园丛话》:《砖塔铭》,明末时始出土,石已分为三块,近则愈拓愈坏,又亡去百二十余字,无全本矣然得片纸只字,犹珍藏之不置者,因其秀劲有法,在欧、褚之间,故学者纷纷,遂为名碑,可见古人用笔,一挑一,皆有法度可寻也撰者为上官灵芝,其下惟有“敬客书”三字学者谓敬客当姓王氏,或又以敬客为方外者余独不谓然,撰文为上官氏,则敬客亦姓上官无疑,与《李辅光碑》巨雅书同一例今吴门重刻有十余本,皆以西纸拓之,以充原刻,可发一笑

  评论这张
 
阅读(7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