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知足常乐的博客

盛年不再来,一日难再晨,及时当自勉,岁月不待人

 
 
 

日志

 
 

2014年02月24日  

2014-02-24 12:49:54|  分类: 现代诗词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质问连岳:饿死了公务员你就幸福了吗?

吴致远 昨天 10:32

2014年02月24日 - 知足常乐 - 知足常乐的博客

关联阅读:连岳:《谁来保障公务员的幸福生活》

号称中国最活跃的专栏作家连岳在《谁来保障公务员的幸福生活》一文中称:“任何人,无法创造他人需要的产品或服务,必然要面对收入降低(或无收入)的结局。为什么公务员觉得自己可以例外?”言下之意公务员群体不提供任何产品和服务,工资低活该。后来连先生在新浪微博进一步阐明自己的观点:“你我作为纳税人,饿死、至少饿瘪寄生虫是我们的义务,不支持公务员涨工资,直至公务员彻底不热,让想过幸福生活的人只能求自己,这样才能保住我们的财富,这样才能让我们生活的环境美好一点。”

读到这些高论时,我正在秦皇岛办案。望着看守所里在押的嫌犯,恍惚间觉得他们都是受了连先生的感召来投案的。照连岳所言,公务员不提供任何服务,那社会治安是专栏作家们来维护的吗?各领域的公共管理和服务、社会的正常运转是连岳们提供和保障的吗?一个靠孜孜不倦的制造文字垃圾牟利的无业游民,哪来的底气和道德优越感指摘公务员群体“不提供任何产品和服务、是社会寄生虫呢?”

连岳这位靠写情感专栏起家的“妇女之友”,在阔论时事时表现出的惊人的无知和不负责任,常常令我哑然失笑。以我对他的了解,他恐怕连“公共管理”和“公共服务”的基本概念都搞不清。就这样的人,却有一大批拥趸,所以总是能惬意的引导和消费公众情绪,并将之换成稿费揣进自己兜里。时评界活跃着很多这样的知道分子,他们不学无术,所有的知识构成可能仅仅来源于某本经济学导论的序言部分。他们没有阅历,又不肯就具体问题去做实际调研和样本分析,他们的思维跟不上变化中的社会,不能以历史的、辩证的、发展的眼光去看问题,搞不清前因后果来龙去脉,只能抱定自己那套“逻辑体系”大言不惭的自欺欺人。

以连岳为例,你很难界定他是自由主义者、无政府主义者、市场原教旨主义者,抑或兼而有之。反正他理解世界的出发点就是一个“供求关系”。他的“自由”其实是自私和不负责任,他的“市场”其实是放任和不管,他的“无政府”其实是弱肉强食的丛林法则。连岳经常赤裸裸的展示自己对穷人和弱势群体的不屑,在他的价值体系里,世界是自由的,海阔凭鱼跃,所以“贫穷”是“活该”,“抱怨”是“矫情”,穷人就该死。

连岳无法理解的是中国从来没能建立起完善的市场体制,他所代表的其实是这样一种社会思潮:经过几十年的改革开放和经济发展,中国社会呈现出明显的贫富差距。时势造就了一批富裕阶层,为摆脱资本原罪带来的心理负疚感,他们倾向于将自己的成功解释为“高人一等的素质和能力”,对底层民众进行道德打压,宣扬“十穷九懒”、“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贫穷是原罪”,以固化自己的既得利益,抵制可能有的收入分配改革。连岳就是有意无意的为这种阶层对立思潮推波助澜。之所以说“有意无意”,是因为我也无法确定以他的智识能否理解自己的想法从何而来。

这就是连岳理解社会的逻辑基点。具体到公务员收入问题上,他坦承对公务员的薪酬体系一无所知,观点建立在对“公考热”的感性认识上。他不知道公务员有国家公务员和地方公务员之分,在分权制的背景下,不同地域的公务员收入差别巨大,媒体聚焦的公考热大多是中央部委或者经济发达地区热门岗位,而公开抱怨自己收入低的大多是基层或中西部经济落后地区公职人员。2012年,河北馆陶县一位高三教师因收入低生活压力大服毒自杀,他的月薪为1450元,据我所知比馆陶县公务员还要高一些。

此次公务员工资争议的背景是中央的反腐和调控。中国有700万公务员,3000万教师和医生等事业编,7000万国企职工,一亿多人都在此次整顿范围内,就我在基层了解到的各群体反映,可谓哀鸿遍野。但实际生活受影响最大的还是中西部基层公务员,公开的抱怨也大都来自于他们。中国2005年开始搞“阳光工资”改革,公务员工资由职务工资,级别工资和工作津贴,生活补贴组成,前两项实行全国统一标准,由中央财政支付,后两项由地方财政安排。改革的目的一是透明化,二是公平——将各地收入差异控制在2000元以内。但一些地方按照中央统一部署取消了部分工资构成后,后续配套改革却迟迟不能到位,只能通过种种名义暗中补贴。此次整顿将“暗补”全部取消,很多人的收入便大幅缩水。

即使以市场的逻辑来理解,公务员是一个封闭的体系,和市场基本不接轨。入职行政系统等于放弃了将来去市场生存发展的可能。付出这样的机会成本,按照公平原则和契约精神,政府必须制定科学的薪酬体系以保障他们的生存发展。GDP和通胀连年飞升,而部分地区公务员工资十年不涨,这合理吗?

当然,连岳们不这样理解。嫌钱少可以不干,没有能力去自由市场谋生,只能做公务员,那就得接受降薪。我实在无法理解这种奇怪的逻辑。我是一名侦查员,近十年来接受过各种侦查技能培训,破获过很多重特大刑事案件,但是我所掌握的技能拿到“自由市场”上就像解甲归田的兰博一样,毫无用武之地。所以在连岳看来,我必须接受降薪,否则就是“反市场”。为什么我的薪资水平不以我的能力和贡献以及地方经济发展水平来界定,而要去市场上寻求同类工种做衡量标准?如果没有同类工种,我就活该降薪?

在连岳看来,公务员不提供任何产品和服务,不创造任何价值。这完全不值一哂。连岳缺乏基本的管理学和社会学常识,对公共管理、公共产品和公共服务的含义一概不懂。按他的逻辑只有工人和农民等体力劳动者能“实实在在”创造价值,所有的管理和服务业从业者都是寄生虫。政府组织经济建设不是提供公共产品和服务,我打击犯罪维护治安不是提供公共产品和服务,只有连岳先生写一堆无病呻吟的文字是在“提供产品和服务”?一个文化食腐者能质朴到这么可爱的程度,也算难能可贵。

在连岳的价值体系里,公务员=官员,官员=贪官,贪官=寄生虫,所以公务员都该被饿死。可是饿死了公务员你就幸福了吗?一个缺乏政治学常识,对社会生活和权力运转一无所知的情感作家得出这样的结论并不奇怪。作为一个中央集权体制的国家,中国的经济发展和社会转型是政府主导型的,一支高效的公务员队伍对社会管理和公共服务来说不可或缺。在政府能全面控制社会生活各领域的地方,往往经济发达社会稳定治安良好,而政府治理较薄弱的地区,靠“自发的力量”却呈现出明显的市场混乱无序、黑恶势力横行等失范社会特征。这是连岳们所无法理解的,却是中国社会的常识。

社会要发展和进步,需要的是一支训练有素的公务员队伍和一个廉洁高效的行政体系。多一些能提供公共产品和公共服务的基层公务员,少一些连岳这样的食腐者和文化寄生虫,恐怕才是振兴之道。

  评论这张
 
阅读(9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