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知足常乐的博客

盛年不再来,一日难再晨,及时当自勉,岁月不待人

 
 
 

日志

 
 

作课能培养大作家吗?  

2014-05-13 09:05: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作课能培养大作家吗?(文学新观察)

    宋 庄

《 人民日报海外版》( 2014年05月13日   第 07 版)

 

作课能培养大作家吗? - 知足常乐 - 知足常乐的博客

 

继复旦大学、南京大学、上海大学、广东外语外贸大学等高校开设创意写作专业后,有“中文系不培养作家”说法的北京大学中文系今年正式招收“创意写作”专业硕士研究生。

30年前,王安忆第一次走出国门,和母亲茹志娟一起参加爱荷华国际写作营,当时,王安忆心里悄悄地埋下了两个梦想,她很期待以后有机会的话,一要办写作班,二是办国际写作计划。这个计划在20多年后得以陆续实施。

她想象之外的是,不仅复旦大学开设了创意写作班,中国人民大学、北京大学等等全国各地高校都开始广泛涉及这一课程。难道小说家真的可以像种庄稼一样,埋下种子就可以收获?课本和教学能否让写作者彻底放下“枷锁”,如鱼得水地开始写作?

作家:写作不可教

“我最早接触写作课程是在爱荷华,爱荷华的国际写作计划是最闻名的,他们是请国外的作家作为驻市作家。那次出国的经历对我影响非常大。我第一次知道写作是这么教的,我们在国内也听文学修养的课,基本上是老师讲,学生听。我到了国外,发现他们原来是这么学习写作的,当然我也怀疑能否教出作家。想不到我今天也在做这样的教学。”王安忆说。2009年,复旦大学首推创意写作硕士,培养高学历作家。作为领衔授课的作家王安忆,却并不认为通过这样一项工作能培养出多少作家。“创意写作给很多人的感觉是要培养作家,事实上我们都知道,作家是需要天赋的。创意写作班从来没有把培养作家作为目标,只是希望藉此让学生更加直接地了解写作究竟是怎么回事。”

王安忆的课程是写作实践,和国外的方式一样,每人交作业谈作业,没有教材。她教创意写作,也建议学生读类型小说,让他们知道一些基本规则。但是,她强调,作家还是需要才华。她不认为作家是可教授的。

“作家不能教,和才能有关系,学府生活对成为怎样的人有很大关系。凡创造性的劳动似都依仗天意神功,不是事先规划设计所能达到的。可是写作还是有人力可为的方面,比如文字的把握,情节的安排,故事的设置。我一直认为中国很需要文学教育,现在的文学教育很弱。我教写作,不期望学生们能成为作家,至少让他们懂得写作的乐趣,培养他们对文学的兴趣,当个好读者。”

  王安忆说,职业写作会遇到很多问题。很多写出好作品的作家都不再写作,不能简单地用才华不够或江郎才尽来形容。职业写作必须解决如何表达的问题,这要求作家有更多的认识和更理性的准备。中国作家多数生活经验都很丰富,问题是当你的感情饱满、生活经验饱满、也有才华的时候,未必能写好小说。因为还有技术问题。“有这个基础,可能会使小说创作变成可以稍微掌控的事情。”王安忆说,中国当代文学里,缺乏技巧的表现之一是消耗材料非常多,这使我们写作不能持久。西方小说里很小的一点东西,可以越滚越大。

而写作课可以很好地解决写作技巧的问题,但是也会带来另一个弊端。哈金曾说,从美国过来的小说,不是特别出众,都能用;欧洲来的小说,好的非常好,差的非常差。

写作可以学,我来教你登上“作家阁楼”

与作家王安忆的观点恰恰相反,《写作创意教程》的作者杰里·克利弗认为,写作是可以学习的。他说,在美国大学设立的时候就有这门课程。有些编辑也是好的写作的老师,尽管他未必擅长写作。麦克斯韦尔·珀金斯就是一位很优秀的编辑,教出了不少伟大的作家,包括海明威、菲茨杰拉德、托马斯·沃尔夫等,可是终其一生,他连小说创作的边儿都没沾过。杰里·克利弗一直在研究小说创作的过程,他分析,每个作家获得成功的基本要素都有共同点,即一是写作的欲望,二是写作的技巧。“你要知道你的作品一开始什么也不是,你要有写得不好的心理准备。就算你写得不好,也要继续写,不停地写。一般至少要写5遍。写好的故事需要不停地修改。每个人改到两到三遍的时候会不耐烦。如果你觉得厌烦,你要想想哪里让你觉得很烦,你得知道什么问题使你不能进行下去了,把问题的症结找到。也许你会特别沮丧,那么你放轻松去做点别的。让你的想象力去驰骋。有时候灵感会再冒出来。”

不知道克利弗是否知道中国有个成语叫“空中楼阁”,用来比喻幻想或脱离实际的理论、计划,反正他在芝加哥创办的写作培训班名叫“作家阁楼”,并且越叫越响亮。汇集他从教30余年来授课精华的《小说写作教程》,被译者王著定评价为“为畅销图书、短篇小说、影视剧本以及舞台剧本创作提供了一盏指路明灯”。这位曾经苦恼于小说创作的大学讲师,现在成了无数人推崇的写作大师。当然,他也承认,有的人做运动员很好,未必能成为好教练;有的运动员表现一般,却能成为好教练。言外之意,即使有些人写作不好,但他懂得写作技巧,照样可以教出好的作家。

原北大中文系主任杨晦先生的名言:“中文系不培养作家。”多年前,北京大学中文系主任严家炎曾经对学生们说,“进我中文系的,将来不要指望当作家。中文系不培养作家,而是培养适于文职工作的人才。”这句话在很多年里被北大中文系奉为金科玉律。国内大学都是这样,认为大学里培养教授、专家,不培养作家。而且,很多人都认为写作某种程度上是要有天赋的,杰里·克利弗的讲述似乎打破了写作的神秘性。不过,这样大家掌握的写作技巧岂不高度雷同了?杰里·克利弗说:“大家用的技巧一样,但是故事不一样。每个人的情感模式不一样,每个人的人生经历不一样,写出来的作品就不一样。有天赋的人可以成为伟大的作家;没有天赋也可以写得很好。也许你的作品不伟大,但是写得足够好。”

写作课的利与弊

北京大学创意写作专业招生简章显示,该专业培养具有深厚专业基础、高水平写作能力和出色创意才华的高层次的应用型写作人才。

陈平原对此的解读是:作家需要文学修养,但个人的天赋才情以及生活经验,或许更为关键。古往今来的大作家,很少是大学刻意栽培出来的。再说,北大中文系承担培养语言研究、文学研究、文献研究专家的任务,倘若一入学便抱定当作家的宏愿,很可能忽略广泛的知识积累,到头来两头不着边,一事无成。大学的文学教育(不限于中文系),其主要功能不是培养作家——能出大作家,那最好;没有,也无所谓。我们的目标是:酿成热爱文学的风气,培养欣赏文学的品位,提升创作文学的能力。

陈平原说,“大学”需要“文学”,“文学”可以“教育”,这都没有问题;容易引起争论的是,什么样的“文学教育”才算是成功的。好的“文学教育”,必须兼及“专业知识”与“个人趣味”,这方面,学者与作家,其实各有专擅。

 

  评论这张
 
阅读(1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