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知足常乐的博客

盛年不再来,一日难再晨,及时当自勉,岁月不待人

 
 
 

日志

 
 

婚姻围城:你进或不进,它就在那里  

2014-06-05 13:58:08|  分类: 感想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婚姻围城:你进或不进,它就在那里

 

都说婚姻是座围城,外面的人想进来,里面的人想出去。揭开婚姻的一角,两个家庭的碰撞,锅碗瓢盆的交响,夫与妻、亲与子的情感流淌,塑造了一代又一代人。而今,你在城外还是城里?

家,共同生活的眷属和他们所住的地方。不仅仅是人的躯体的居所,是避风的港湾,更是精神的家园。

我在围城里,我不想走出城外。因为一旦走出城外,我就会是一个流浪者,无家可归。在这座围城里,有疼我爱我的爱人,有聪明活泼的千金,有年近八旬的老父。

有这样一个人,曾牵着你的小手,叫你牙牙学语、蹒跚学步;

有这样一个人,抚摸着你的头发,让跌倒之后爬起来,擦干眼泪;

有这样一个人,用宽厚的怀抱等着你,不管你在外面受了多少委屈、闯了多大的祸,总能给你一个宁静的港湾;

有这样一个人,使你不论你走到天涯海角,都能感受到她滚烫的目光……

这个人,就是母亲。

母亲就是家。母亲在哪儿,家就在哪里。

去年,生母的溘然长逝,使我第一次感到失去家的悲恸,无法用语言表达的悲痛与无助。爱人请来岳父,照顾上高中的孩子,第二天从省城匆匆赶到乡下。葬礼上,爱人哭得很伤心。我在想,此时此刻,她们婆媳间用这种方式交流,爱人试图用这种方式接管对我的“呵护权”。

母亲临终前的一个月,我和爱人、孩子去看望,当时母亲还能拄着拐杖下地活动。其实,母亲当时已经预感到自己将不久于人世,也就把看护我的任务交给了爱人。我看到母亲一天天憔悴,心里非常无助。我庆幸我陪母亲度过了她这一生最痛苦而最幸福的一个月时光。说痛苦,是因为病魔折磨得她有气无力。说幸福,是因为我不在母亲身边已经20多年,往往是聚少离多,每年加起来与母亲在一起的时间不到半个月。在她生命的最后一周,我们深深感到她的生命将走到尽头,意识时而模糊,在清醒的时候,说句话也是非常吃力,她曾断断续续告诉我,她走后,不要过于悲伤,……注意防火……。母亲去世的第一天晚上,我梦见她身底下的木头着了火,我从梦中惊醒。莫非是母亲担心我没记住她临终前的交代,而在冥冥中提醒我?

我是一个长不大的孩子,没有人料理,我会一塌糊涂、一事无成。小时候,没有母亲的呵护、教育,我可能会由于贪玩儿辍学。后来,要是没有爱人的呵护,我的身体会一团糟,学习会不求上进,工作会毫无建树……

爱人,母亲,两个毫无血缘关系的人,因为我而走进了同一个家庭。但爱人对母亲如同亲生母亲,这使我非常欣慰。母亲曾说:“养好儿子,不如娶好儿媳。娶一房好太太富三代。”

因此,我在冥冥中感知,母亲的葬礼,实际上有一个重要的议程,就是对我呵护权的交接。一个月前她们婆媳的交流,相当于是印发任职通知,那么这次的仪式就相当于宣布大会。我从爱人悲恸的哭声中读到了她对于这一重任的理解,她对责任和使命的理解。我也深深感到,这两位平凡的、善良的女人,在我心中竖起了两座丰碑。她们使我坚强,使我敢于担当,使我安心事业,衣食无忧,使我没有流浪。即使这种“权利的交接”,前后间隔也只有一天时间。而那一天,却是那么的漫长,那么的无助。我的家还在,我并未成为流浪者。

有人说,妻子决定男人事业的高度。一个男人的品位在于选择妻子,选择了什么样的妻子就等于选择了什么样的人生,也就决定了你将来的事业成就。

人活这一辈子,究竟有什么是我们必须要的?真正需要的就是良好的心态和闲适的心情。只有家庭和睦,心态健康的人,才具备闲适的条件。比如娶一个好女人,就能赋予一个男人闲适的心情,更能在事业上获得成功。

两个人之间,同患难容易,共富贵难。所以要珍惜缘分,携手相伴,白头到老。

家是一付重担,家是一份责任;家是彼此的真诚相待,家更是能够白头偕老的慢慢旅程。

家是我们人生的驿站,是我们生活的乐园,也是我们避风的港湾。它更是一条逼你拼命挣钱的鞭子,让你为它拉车、犁地。

家还是一件旧风雨衣,只有在狂风暴雨之中才能更体现它的真正价值。

家又是一个充满亲情的地方,无论你是在天涯,还是在海角,只要一想到家,就会有一种亲情感回荡在心头。

如歌中所唱:

我能想到最浪漫的事

就是和你一起慢慢变老

一路上收藏点点滴滴的欢笑

留到以后

坐着摇椅 慢慢聊

我能想到最浪漫的事就是和你一起慢慢变老

直到我们老的哪儿也去不了

你还依然

把我当成

手心里的宝

     “家”,是我心中一盏永不熄灭的灯。每当夜幕降临,在外奔波了一天的人们,肩负着事业的重压,拖着疲惫的身躯迈进了家门,第一个最需要的感觉,就是点灯。

见到那属于自己的灯光,无论它是昏暗的油灯,飘忽的蜡烛,还是那明亮的电灯,都能给人一种安全、愉快、温馨的感觉。

有一次,爱人回到家,她说楼下看到家里的没亮,以为我还没到家。这句话深深地印在我的脑海。从那以后,只要是我晚上先到家,我就会打开卧室的灯,以便爱人到楼下时能找到家的亮光。

望着家人亲切的笑脸,闻着饭菜香味扑鼻,这才是人生最美好的。正如七仙女的一句格言:“到底人间欢乐多”。

大千世界,芸芸众生,每一个人都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家。这个家,总让远方的游子,历尽千难万险后,仍然念念不忘回家的路。

无论刮风下雨,半夜三更,总让行人归心似箭,风雨兼程。

作为家中的一员,就有责任建设一个美好的家。这个家里,不一定非要有汽车、别墅、巨款,它只需要一个“愛”字。“愛”的字义就是要抓住“朋友”的“心”!然而,这个“朋友”的“心”是被“冖”所“覆盖”和“掩饰”了的,而要真正做到能够抓住这个“朋友”的“心”,就要让这个“朋友”对你不要“覆盖”和“掩饰”其心,让这个“朋友”对你“敞开心扉”!而要让这个“朋友”对你“敞开心扉”,你就必须“以心交心”。要做到这一点,你就必须“细心”、“无微不至”、“细致入微”,你就必须“倾心投入”、“倾情付出”!这些,就是“爱”的实质内涵之意义!只要有爱,天底下再珍贵的东西,也会变得黯然失色。

在我们困难时,它可以使一家人同舟共济,共渡难关。在你孤独和痛苦时,它可以给你亲情的温暖和天伦之乐。

我想,在我的有生之年,无论我能走到人生的哪一站,我都会好好地去珍惜我的家和我的家人。

回忆起自己走过的四十年的人生之路,总结出一句话:“人的一生不能没有家。

如果没有了家,你就会像断了线的风筝一样,残破地挂在树梢枝头,孤独无助地任凭风吹、雨打、日晒,最终,在狂风暴雨的摧残之下,了此残生。

在生活中,人们总是在身心疲惫的时候走进家门,在家里经过休息、加油、充电。然后再精神焕发地迈出家门,奔向那丰富多彩的人生。

所以,家不但能让你享受到人生的快乐,更可以给你前行的勇气和力量。当阳光普照的时候,人们可以无忧无虑地走南闯北,为事业奔波,在商海里遨游,与朋友举杯畅饮。

然而,到了夜晚,当黑暗来临的时候,人们最需要的也许就是家里的灯光。因为那里有亲情,那里有温暖,那里更有那属于我们自己的灯光。

在我们这个世界上,有许多人都认为,家就是一间房子,就是一个庭院。

然而,当你和你的家人一旦从那里搬走,一旦那里失去了亲情和温暖,你还认为那里是家吗?

这对名人来说:那里是故居。对普通百姓来说:只是在那里住过。那里已经不再是家了。

所以我想,在这个世界上,家是一个充满亲情的地方,它有时候在竹篱茅舍,有时候在高屋华堂,也有的时候是在无家可归的人群中。没有亲情的人,就是没有家的人。也就不可能有幸福的人生。

家庭,是大千世界的缩影,也是最能考验一个人责任感的圣坛。如果你对一个你所爱的人都不忠诚,那你还能为世人所相信吗?

如果你对一个向你托付终生的人都无法负起责任,那你还能兑现他人的承诺吗?如果你连你自己的一脉血缘都不能赡养和抚育,那你还有什么资格谈做人?

现实生活当中,在每一个家庭里,我们都能看到各种各样的情形:有的家庭中,一家人亲亲密密,和和睦睦。亲情感是那样的浓烈。久别后的拥抱;晚饭后的散步;上班前的叮嘱;下班后的亲切问候。让人们在那亲情的抚慰下,生活得是那样的幸福,心情是那样的快乐。

而有的家庭传出的则是粗野的味道,是冷漠、是猜疑、是吵不完的架、是说不尽的慌言。当你还没有走进家门,就已经感觉到寒风凛冽。

我想,对亲人施暴的人,就不可能对他人仁慈;对亲人虚伪的人,就不可能对朋友真诚。一个幸福的家庭,需要我们用辛勤的汗水来培养;用无私的付出来哺育;然后才能像春草一样茁壮地生长。一旦失去了爱的滋养,再稳固的家庭也会很快地风化。

爱的力量有时候会很巨大,有时候也会很脆弱。就看你是否以心血来浇灌。如果你还没有准备好,就请你先不要撕下走进家庭的门票。

如果你没有爱自己也爱他人的能力,就请你不要构造家庭的地基。

美丽的鲜花可以装扮世界,一个幸福的家庭可以温暖人的一生。

 

  评论这张
 
阅读(4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