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知足常乐的博客

盛年不再来,一日难再晨,及时当自勉,岁月不待人

 
 
 

日志

 
 

两党一小步 民族一大步  

2014-08-08 10:39:4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两党一小步   社会一大步 - 知足常乐 - 知足常乐的博客

 2005年4月29日,胡锦涛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会见中国国民党主席连战。两人的这次握手,是时隔60年两党最高领导人的历史性握手。

《中国青年报》刊发的《两党一小步 民族一大步》(作者:贺延光 ,编辑:柴继军)

该图评为第十六届中国新闻奖一等奖。

    2005年4月29日15时,胡锦涛与连战在北京伸手相握。这是中国共产党和中国国民党最高领导人相隔60年的第一次会见。

    申报资料实录

    作品评介: 国共两党跨越60年历史性的握手。画面瞬间富有感情,细节生动又与众不同,看后甚觉意味深长。

    采编过程:作者做了充分的采访准备,提前近3个小时排队,终于抢先选择了较好位置与角度,使照片的拍摄均在计划之中。

    社会效果:读者与业内人士均有很高评价。国台办电话索要照片。据央视东方时空白岩松与张泉灵直播报道,胡锦涛同志也很喜欢此作。


       贺延光谈《两党一小步民族一大步》新闻摄影作品的产生两党一小步   社会一大步 - 知足常乐 - 知足常乐的博客 (2012-08-08 09:06:17)

有人称他“影像在身后的摄影家”,他拍摄的《小平您好》、《民主进程》、《面对生命》、《两党一小步民族一大步》等为许多读者所熟悉、赞叹,但是因为没有刻意的宣传,很多时候人们并没有把这些照片和他的名字连在一块。 
     
    他曾经亲历中越自卫反击战、香港回归、98长江抗洪、三峡大江截流等许多重大事件采访;他拍摄了许多珍贵的历史照片;他就是《中国青年报》图片总监、高级记者贺延光。 
     
    7月1日上午10:00,“微评中国青年报60篇经典报道”之《小平您好》、《九江段4号闸附近决堤30米》、《面对生命》(医生救治SARS病人失败照片)、《回家》,《中国青年报》图片总监、著名摄影家贺延光将做客中青在线访谈直播室,与读者、网友一起解说和评述这些经典作品,回忆照片背后的故事,分享新闻摄影经验。中青在线、微博校园及中国青年报读者俱乐部官方微博(新浪、腾讯)同步直播。

嘉宾简介:
  贺延光,中共党员,高级记者,《中国青年报》图片总监,中国新闻摄影学会副会长,第十一届长江韬奋奖获得者。1968年赴黑龙江兵团插队,1981年为北京青年报记者,1983年为中国青年报摄影记者,1985年至2005年任中国青年报摄影部主任。他先后7次在国内最高新闻奖评比中获奖,是国内新闻界惟一一位既获摄影一等奖又获文字特别奖的平面媒体记者。
  主持人:在2005年您又拍出了《两党一小步 民族一大步》,有很多的人都会把这两幅作品关联起来进行一些叙述。其实到了《两党一小步 民族一大步》拍摄的时候,这个情况可能跟《小平您好》那个时候有一些变化。《小平您好》是您当时不在国庆正式采访行列当中,只是很偶然瞬间抓拍下来。到了《两党一小步  民族一大步》的时候,所有的媒体记者都在拍摄这样一个场景。为什么这么多摄影记者都把这样一个很有意义的瞬间抓拍下来?
  贺延光:我是摄影记者,不光要拍下来,还要把它拍好。所谓拍好,摄影本身语言运用生动准确到位,才能感染读者,这是很多年我一直坚持的观点。我们用照相机说话,照相机本身有影像自身的规律得以强调发挥。
  这个事不是突发事件,是预知事件。我们知道连战到北京,《中国青年报》可不可以参加这个采访,如果可以去,是不是让我去,让我去应该怎么拍,可以有时间考虑。当时中外记者摄影摄像不下二百人,拍完了之后,我们下大会堂台阶的时候,问两个年轻兄弟报纸的同行,他们很兴奋,我拍下来了,是数码的,影像一按就出来了,两个半身像,握着手面对记者一脸微笑,就是我们常见的外事活动影像。我当时问怎么不拍全身呢?好像他们二位还没有反映过来,我为什么提这个问题?是什么意思。国民党、共产党六十年后的第一次见面,六十年前是刀光剑影血流成河的两党关系,今天两党的最高领袖腿要一起迈手要一起伸,为什么不是全身,两个腿要一起迈,手要一起握,恍然大悟,但是事情已经过去了。
  拍照片当然有技术问题,技术是个基础。有娴熟的技术才能保证拍好拍清楚拍准确,这都需要技术保障。技术问题一旦解决,我们对新闻的了解、认识、判断是非常重要的,这决定新闻作品的成败,能让你的作品与众不同。
  对这个会你是怎么认识?它不是突发事件,大家都关注海峡两岸,可能问题很复杂,但毕竟是一个好的开端。这样的事情,可能是西方记者未必一下能那么认识,但是全世界华人对这个事一定很敏感,我们怎么判断怎么认识?记者的判断应该起决定作用,判断好了,我用技术手段怎么表现出来。
  有了这个想法,开始构思。第一要想拍全身,第二不要握上手,只要伸手示意的意境表达出来就可以了。我认为这是海峡两岸开始,不是结束,把象征意义拍出来就意犹未尽的感觉。而且要相信读者,读者都是很聪明的。
  为了能把我事先的预想体现出来,我没有别的办法,中午早去三个钟头排队。上午连战在北大演讲,我拍完之后赶紧回报社,也没有吃饭,只是让司机吃饭,吃完马上走。司机把饭盒都拿到办公室了,我说赶紧走,就是这样。我还不是第一个排队的,前面还有两三个外国记者。
  为什么先去?先去,保证站的位置,大家都抢新闻,通过安全检查,先入场找一个合适的位置。拍不拍照片都可以想象,如果晚到几分钟,中间的位置被记者站满了,两个人见面,站的偏一点照片就没法用了。一个是后脑勺一个侧面没法用。我还选择了一个高的位置,记者四个台阶,我选择最上面那个,从下往上,背景、地面整个画面比较简洁。如果站在平行的位置去拍,两个领导人身后的门、窗、工作人员、警卫人员都要进入画面,对表达是有影响的,而且这个事件有两个最高领导人足以。
  主持人:当时您把这个画面拍下来之后,跟其他同行比起来,这幅照片和其他所有人都不一样。在报社刊发之后,和其他媒体刊发的照片不一样,使编辑会有一个考虑,当时报社对这个照片是怎样处理的?
  贺延光:我原来想的比较简单,回报社用半个钟头就能处理完了。在我的办公室做完了之后,周围的几个报社同仁过来,大家都说好,就用这张,当时就得到大家的认可,半个钟头处理完了就走了。晚上编辑突然来电,说被当时的总编辑枪毙了,我大吃一惊,问为什么?对方说没办法,贺老师您得回来。
  晚上九点多我赶回报社,总编辑枪毙的理由是,这么重大的事件拍的太不正式了。我理解什么叫正式,就是常看到的外交、外事活动,两个人握手半身笑。我当时没办法,因为我是一个记者,我是一个部门主任,我知道我的权限,总编辑枪毙了,我没办法。但是我又不甘心。
  我让我们的编辑给外边打电话,看别的报能不能用。上海方面回话照片也不要传了,上海市有关方面有严格规定,凡是牵扯到领导人的照片只用新华社通稿。给《新京报》试一试,说传过来看看,五分钟就回话,《新京报》五个老总一致说用这个照片。署名怎么办?《中国青年报》把照片给《新京报》了,你日子怎么过?我说没有关系,署上《中国青年报》谁谁就行了。但是我毕竟是《中国青年报》记者,我还是不甘心,自己报用不出来。我自己比较满意这张照片,我又下楼和总编辑交流。
  我们可以站在上面的角度试着说这张照片有哪些问题,试着能提出什么问题来。当时围在我们身边有副总、编委和几个编辑,大家一致希望这张照片可以用。总编辑刚来,有副总编给总编辑介绍《中国青年报》过去有个不成文的习惯,如果自己记者比别的记者拍的好,那一定用自己的照片。如果记者不如别人拍的好,那么一定用别人的照片。谁的好用谁的。
  还有人向总编辑介绍,当年贺延光拍的教师节赵紫阳向人民致敬,第二天赵紫阳秘书跟报社要照片。前几天拍了江泽民总书记照片,第二天中办就要江总书记照片。有可能周围编辑、编委意见太一致了,后来总编辑说你们都觉得好,那就用。我记得我们的一位副总编亲自上的,报头缩小一下,第二天出来效果非常好,社会反响比较快,当天下午就有《人民日报》前老总从西藏给我发来短信,有一些朋友给予了肯定鼓励。
  我们对生活的感受非常重要,对生活认识到什么程度就能拍到什么程度。我平时不使用闪光灯。八十年代我听过美国一个女记者讲话,15年不用闪光灯了,为什么?她说:我认为新闻现场光线的真实性是新闻真实性的组成部分。我听了她讲的觉得非常有道理,在大会堂采访两会基本不用灯了。但是会议就没谱了,周围两侧都是闪光灯。一个瞬间快门开启的时候,别的灯光都在闪,我的曝光指数就没法受我自己掌握了,不用也得用。
  这个灯怎么用?很多朋友知道我拍的一张比较成功的作品,但是很少有人知道我正式拍摄之前试拍了50多张。闪光灯开启多大,才能把人物抓住,不要有闪光灯的痕迹,闪光灯使用不好后面有两个人的黑影。多少年不用闪光灯,现在逼着你用,但是我得试验。是全光好,半光好,还是四分之一光好。有工作人员走来走去,我就试了50多张,才决定怎么拍。最后一下拍了三张,能用一张。摄影的瞬间性非常强。别看这个腿迈开,刚迈开没迈开的时候,按快门行不行,画面不能用,人物要倒不稳定,真正成功就这一张。《小平您好》当时连拍三张,第二张字有遮挡。
  我们拍照片,尤其做媒体记者,拍照片不是给同行看,是给读者看。大部分读者未必懂摄影,我们得想方设法让不懂新闻的人看懂新闻照片。反过来讲读者的评价对摄影记者很重要,读者感动觉得好,才是真好。别人看不懂,孤芳自赏,我才牛,这是艺术方面的。媒体记者必须让读者产生共鸣,这是评价的一个标准。
  【转帖】贺延光谈《两党一小步民族一大步》新闻摄影作品的产生
  《两党一小步    民族一大步》摄影 / 贺延光
  ——2005年度中国新闻奖一等奖、全国新闻摄影年度最佳照片奖

  评论这张
 
阅读(9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