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知足常乐的博客

盛年不再来,一日难再晨,及时当自勉,岁月不待人

 
 
 

日志

 
 

贾平凹:敬畏文学  

2016-04-24 17:37:3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敬畏文学

——在陕西省青年文学协会第一届会员代表大会上的讲话

                  贾平凹                      

    (载2013331日《陕西日报》副刊版)

 

陕西省青年文学协会在神木成立的时候,我去过,在山阳开代表会,我又来了。我不爱开会,之所以参加青年文学协会的活动,主要是看重这支队伍。因为从长远方面来看,这支队伍是陕西文学的希望;从近处看,这个组织积极地开展文学活动,干了很多实事,而不是成立了就悄无声息了。

    现在这个社会风气,往往喜好组织活动,开幕式也是闭幕式,最后呢,只是个别人印上名片到处散发,实际上永远没有活动。但是青年文学协会在很短的时间又举办了这个活动,我觉得特别欣慰,特别感动。作家创作经常是一出一窝子,没有单个冒出来的。陕西当年以路遥、陈忠实为代表的那批作家,在当时的八十年代冒出来时也是这样的年龄,一冒就是二十多人。当时《延河》杂志设了专栏,开了几次研讨会,在太白开完研讨会在榆林开,一去就是三小时,大家水都不喝。当时我们还成立了一个群木文学社,为什么起这个名字呢?一簇簇出、一块块长,虽然长得都不粗,但都头顶着一块蓝天,都互相争着长。如今,这一批作家年龄都大了。所以说到现在的陕西青年文学创作和更年轻的这一批,我感觉到,这一批作家比上一批作家的文学氛围好,文学土壤特别厚,交流活动多,而且年轻的作家都有独立自由的思想,有多样的文学观、开阔的视野、活跃的思维。现在这个环境下出现了一大批青年作家,当然没参加青年文学协会组织的还有一批更年轻的人。但是整体来说,陕西青年作家队伍中冒尖的不多,有大影响的还少一些。

    这几年,我看其他省市年轻的作家冒出的特别猛,而且冒出以后作品在全国影响特别大。所以我觉得一定要有危机感,因为文学创作虽然是个人的行为,但它不是关起门来、自娱自乐,要从整个社会和全国大局来看来审视自己的作品。我们常常说陕西的文化历史土壤比较厚,所以咱们要不为他们落后,不为他们淘汰。当然,文学创作这条路比较难走,在某种程度上,文学创作要有成就比当官还要难。

    在文坛,两三年你不努力,马上就被淘汰了,残酷的很。不被淘汰就一定要争人先,就要有理想,这句话说不好听叫野心,高雅一点叫理想,所以你要有理想。你不能满足在一个县上、或是市上或省上有点小影响就觉得写得不错了,许多人恭维你,都说你写得好,你一定不要满足这些东西。这些年我见的最多的就是,一些人开始是以文学名义聚在一起,说创作谈理想,谈着谈着就开始喝酒打牌,或是干别的事情,然后就是互相吹捧、互相按摩,你把我捧、我把你吹,这种风气一定要杜绝。你要有大的理想,就要去全国争,或者走得更远点,一定要有这些理想,才会写出好作品,有大气象。当然,过去有句话说是“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现在这句话当笑话来谈,但实际上有时还要有这种气魄。像项羽敢跟秦始皇说,我将来要取而代之,他过了几年就把秦朝推翻,当了霸王。陈胜吴广,在那时,别人都在嘲笑麻雀哪有鸿鹄之志,过两年就起义成功了。毛主席在十三岁就做过一首诗:“独坐池塘如虎踞,绿荫树下养精神。春来我不先开口,哪个虫儿敢作声”,后来就建立了新中国。所以说,有时就要有大的志向。有了大的志向以后,就不会耍小聪明。文学上有一个很忌讳的东西,就是耍小聪明,一时得利,一时觉得这篇文章写得不错,聪明一旦变成小聪明以后,就长不大。所以,要有大的理想,不要争一时之胜。

    文学创作不是一年两年,或是十年八年的事情,它是一辈子的事情,所以有了大的理想,也不会计较受打击、受委屈,也不贪想,也不计较小利小惠,因为有了大的理想就有了大的心胸,但是有了大的理想以后要谨防狂妄。我从这个路上走过了几十年了,当编辑、搞写作。当编辑的过程中,见过好多搞文学创作的人,年轻时写作容易狂妄,狂妄是一个很偏执的思维,一狂妄就影响自己吸收更多的东西。一定要一手自卑一手自尊地往前走,因为你自卑了以后,你可以静下来吸收更多的东西。柳青曾经说过:文学是一个马拉松的运动,它是以一个60年来做一个阶段划线的,比的是生活积累,积累地越多,看透的东西就越多。再一个看有没有大的胸怀、大的思维,在这方面一定要突破地方思维,譬如说你一直在乡上呆着,时间长了,思维观念就会受到约束,所以要突破乡上的思维,在市上要突破市上的思维,在省上要突破省上的思维。

    再一个要对自己的写作能力有个把握。鸡就是鸡狗就是狗,土地上长出苗苗的时候,分不出来草苗是树苗还是庄稼苗,只有长高以后你才能辨出是啥材料。从这个角度讲,大家都是苗的时候,有人狂妄,但其实长到一定程度,他是草苗苗,是树苗苗,本身应该有感觉。我在年轻的时候,见到一些编辑老师和评论家,就说你看我的作品能不能写成,如果能写成哪怕再苦,也要写下去,因为我就害怕折腾了几十年一事无成,那我还不如做生意,做个别的什么。但是没有一个人能给你回答,也只有你自己知道。后来我就想,写作就像是吃饭一样,到生人家做客,主人给你端了一碗饭,你一定要清楚这碗饭你能不能吃,能吃多少。你本来只能吃半碗,结果吃了一半剩下了不好看,或者是你肚量大,你吃完后不够吃,对这一碗饭,你能吃完还是不能吃完,你能把握出来,这就像你清楚不清楚自己的写作一样,你对自己有这种感觉。另一个就是比坚持。文学这个东西,在某种时候讲究一种爆发,诗人讲爆发,小说方面,更讲究一个持久力,因为文学创作是马拉松。人和人之间能力差不多,最后百米赛跑,就差一两步,一秒,任何比赛,其实就是比了那一两步。张三发了作品,我很眼红,或是今天我发作品了,他没发,我就嘲笑他,这都要不得,也说明不了什么问题;或者是今年你红了他没红,或是明年他红了你没红,这也说明不了啥问题。因为文学,成名比较容易,成功难,比到最后,就是对文学的领悟和敬畏。

    为什么对文学要敬畏呢?敬畏了你才不会以文学谋什么职位、在文学圈里争个什么东西,因为你既然选择了这个路子,就不要太想这个东西了。作家除了比作品还是比作品。用文学来谋钱,叫你写啥你就写啥,这也走不通,是对文学的不尊重,最终也不会走远。另一个方面,一定要写真实的生活,一定要投入真正的感情。要写人的本身,一定要写的好看,要写的和别人不一样,我觉得能达到这几点就是好作品。现在好多作品要么它不真实,和现实生活距离大,要么就胡编乱造不投入真的感情,要么写得不好看、不独特,这几方面都影响作品发表、出版以及将来的推广。所以,我建议青年作家要实实在在地关注现实,脑子要考虑整个天下的事情,琢磨其中的道理,这样才能增加作品的宽度和厚度。

    经常有人说我,说老贾这人爱钱的很,我也说过一句开玩笑的话,你不爱钱,钱就不爱你。所以,你喜爱文学,文学肯定就喜爱你,道理确实是这样。有了文学的远大理想后,你就会认真对待你的每一个文字,你就会不断地丰富它,不断地向外突破。文坛的淘汰率是比较高的,一定要想办法突破,不突破就没有希望。文坛是十年一茬茬地往上长,不突破,下下一个就上来了。我常举一个例子,美国目前是世界最强大的国家,人家国家强盛,它的文学创作就很注重创新,注重思考,思考人类未来,一会到南极一会到月球,一会到水星一会到火星。美国的作家一直写未来的东西,写科技方面的东西,看看人家拍的电影吧,这方面影响巨大。

    在我们国家,这几十年才慢慢富起来,一些思维和习惯跟不上,像农村过日子,顾了吃就顾不上穿的事,文学反映出的就是关注现实,先把自己事情做好再关心。当然关注现实的时候也写写历史,写写清朝的东西、汉朝的东西,所以咱现在就有大量的现实题材和历史题材。但是,不管什么样的写作,一定要有全球意识,世界上大多数人都在想啥?大家的渴求是啥?整个的生存环境是啥?跟着这个思维,这个大的想法来靠拢来定位盘算自己的写作视角,在这个过程中发现自己的位置。比如说,人性的恶的问题,或者说体制的瓶颈问题,社会的贫富差距问题,写这些东西的时候,就要有全球意识,全球意识也就是现代意识。

    最后,青年作家一定要加强交流。能认识能交流,这都是定数是缘分,既然以文学的名义走到一起,聚到一起,大家一定要团结,互相交流。路遥年轻时说过一句话,他说他是一头牛,他就要在黄土地上耕耘。陈忠实也说过,他要写一本死了能当枕头的书。两位作家当年都是豪言满怀的,结果就弄成了事。所以,作为青年文学作家,一定要心存敬畏,沉住气,静下心来,谋大事,就一定能写出好的作品,引领陕西文学的未来。

    (本文发表时有删节)

  评论这张
 
阅读(7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